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轻云淡

---------------云峰的博客空间

 
 
 

日志

 
 
关于我

  一丝真诚,一份实在,一点波折,一些无奈。

网易考拉推荐

母亲教我有颗感恩的心(散文)  

2009-02-28 18:13:48|  分类: 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连我自己都庆幸我的命儿好,从童年玩耍到部队服役,再到转业到地方,工作、生活中总是能遇见好人。

搬出住了好几年的办公室,住进所在县城新开盘的富都小区遇到的第一个邻居王阿姨就是。每次看见我,她不是问寒问暖,就是想进屋帮懒散的我洗衣服、搞卫生,常常叫我感动不已。  

不住办公室刚有了房子就遇上了个好邻居是件幸运的事儿呀。乡下的母亲特别为我高兴。母亲电话里说要给好邻居王阿姨捎一桶自家榨的葵花油尝尝,我说人家老伴在福利待遇特别好的单位上班,经常发东西,怕是不缺油吧。 

一天上班,值班室通知我说老家的班车给捎了两个塑料桶,我领取后见盛满了黄澄澄的食用油。下班后我把其中的一桶送给了王阿姨,她吃过饭啧啧不已:“哎呀,你老家自己练的油可真好,烙出饼来香死了。太谢谢你妈了,你妈有这么好的命儿肯定是好人啊。” 

是啊,母亲是个好人,总怀有一颗感恩的心,甚至谁对我们这些她的子女有滴水之恩,都恨不得涌泉相报。往事如烟,却历历在目。

1983年冬,我所在部队新兵班里有一个叫刘宏的城市兵和我住上下铺,关系很好,常把他家里寄来的午餐肉、巧克力等食品分给我这个家境贫穷的内蒙乡下农村兵吃。他那在唐山市里当领导的父母在信中知道了我的情况后,就加大了邮寄食品的数量,使我在那个艰苦岁月的新兵连里象城市兵一样,至少伙食上没受什么苦。后来母亲从我信中知道这些后,托回乡探亲的战友捎来那张她自己一直舍不得铺的羊皮褥子,让我转送给唐山有风湿病的刘伯母。 

我在部队普及高中文化补习班学习时,班里特聘的保定市里十七中学的张老师对没念初中就入伍的我在学习上很照顾,母亲知道后寄了十斤葵花籽过来感谢。她说张老师教我这样一个基础薄弱的学生得多辛苦啊,平时吃点葵花籽补补血,内蒙的乡下农村实在拿不出什么更好的东西了。 

入伍三年后,新兵成了老兵,天南地北的战友们眼看着逐渐分离,假日聚餐就多了起来,当时做营部文书的我人缘很好,经常有战友下馆子时叫上我。母亲回信说哪能老吃人家的饭,你也要时常回请别人才行。当时家里日子刚刚才要好起来,母亲还是硬给我寄来了四百块钱。

记得当时部队战友对我的评价是:重感情,讲义气,心直口快,不欠人情。是的,这些年,尤其是我当兵还没提干的那几年,津贴费虽少、各方面条件虽然艰苦,但我不欠谁的人情,那是因为并不富裕的老父老母都帮我还了。现在想来,吃别人一个苹果也要感动半天的我,对于母亲却愧疚了许多许多。随着岁月的流逝,自己提干做了军官、转业当了警察,经济条件越来越好,可在乡下吃苦受累的母亲却很少享到我本来能够带给她的所谓清福。 

人啊,当你在接受别人的恩惠而感激涕零时;当你被比你官职大、比你有钱、比你地位高的人看得起而受宠若惊时;当你在人情往来的饭局上“感情深,一口闷”时;当你受重惠与人而尊敬地视其为再生父母时,是否还能准确地记得自己亲生父母的生日?

时下,在物欲横流、人情冷暖淡薄的今天,得有多少人在涌泉相报着滴水之恩,却自然不自然地遗失了难报三春晖的寸草之心。要知道,天底下最大的恩惠是父母似海如山的生养之恩,最大的人情是父母无微不至的抚育之情啊! 

感慨地想完这些已记不得从哪本书里得来的哲言,我默默地拿出手机,拨通了家里的电话。母亲一如既往地罗嗦:“儿子,你身体还好吗?不要总去外面饭店乱吃饭,学勤快点,下了班自己做可口的吃。要多吃菜少吃肉,你刚四十岁就发胖了,听说胖人好得病呢。”这个时候,我突然觉得作为儿子,尤其是不在父母身边并且已经不再年轻的儿子,能经常听到母亲的罗嗦,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儿啊!生来节俭的母亲说了几句话可能就意识到了电话费的昂贵,急着要挂电话。

“先别撂电话。妈,我爱你。”我对着手机大声说,用力地捂住鼻子不让转在眼眶里的泪儿流下来。

母亲楞了有好几秒钟,开始似乎象没听清我说啥一样,然后一本正经地说:“你和我这个老婆子在说啥呢,快留着给你媳妇打电话时说吧。”“扑哧”,我被母亲的话逗乐了,笑得鼻涕眼泪混在了一起。 

想想今天单位里的工作已做完,我挂了电话冲下楼,出门打上车就走。我要回家,回快一年没回了的乡下的老家,和父母商量商量接他们来县城里生活的事情。在这个不年不节的日子里,我要出其不意地出现在爸爸妈妈面前,给他们一个惊喜! 

出租车开出县城的时候,我打电话给刚才外出到局里开会的分管领导,说请一天假回老家。善良的领导关切地问我是不是老家有很重要的急事。我说是的,具体事儿不说了,非常急。

世界上最急人也最遗憾的事情,莫过于“子欲养而亲不待”啊!岁月蹉跎,父亲母亲在一天天地老去,还有什么比趁他们在世时多看看、多陪陪老人家更急更重要的事情呢?我想。

减震性能非常不好的廉价轿车在乡间路上尘土飞扬地奔驰着,我竟能在这极度的颠簸中靠着椅背似睡似醒地迷糊着了,朦胧中梦见了开门迎接我的母亲,老人家那长了许多老年斑和皱纹的脸上浸透着乐观、挂满了慈祥,笑开了花······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